當下此刻

是時候再尋找了

Tuesday, January 24, 2006

再論動作演員 - 成龍與盧惠光


成龍
說得興起,一不離二,續談武術電影裡的演員。

他「認第二便無人敢認第一的」,當然是成龍。

先說筆者對成龍的看法。友儕間對成龍的評語有雲泥之別,但大都說他私生活不檢點,「龍女事件」更雪上加霜,又說他的電影千年如一日云云。個人來說,筆者是頗欣賞他的,欣賞他的毅力、魄力與恆心,由一個不學無術、盲字都唔識隻的武師,發展成今時今日國際上家傳戶曉的動作巨星,不是單靠幸運之神的眷顧便能成事。每個成功人物的風光背後,有著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成龍生於一九五四年 (今年已五十有二!),那是香港經濟還未開始起飛,大眾的生活仍是艱苦的。成龍父親是駐香港法國大使的廚子,母親則是管家,時刻為口奔馳,由得成龍流連街頭。由於居於領事館區,他常與不同國籍的小孩子打架,小一便輟學了。父親為免無心向學的成龍走上歧途,便帶他到京劇武生于沾元 (即于素秋之父) 處學藝,其後成龍身一個藝名出現了,依元字輩排,叫元樓;同門的洪金寶,則叫元龍,其他的師兄弟分別為元彪、元華、元奎等。據稱,那時的生活極為艱若,每天五時起床,然後拉腿、跑步、練功,再讀讀書,還要打掃、清潔等,直至晚上十一時先可以休息。

成龍的年青路十分崎嶇。初拍片時大都只做替身,後被名導演羅維安排為李小龍第二,當時又有另一個藝名「陳元龍」。不過,兩者的演繹方法有著根本的不同,成龍亦因《少林木人巷》、《風雨雙流星》、《飛渡捲雲山》等電影而被譏為「票房毒藥」。數年後,等到《蛇形刁手》,成龍才打出個頭來。往後的《龍的心》、《警察故事》等,更成了經典作品。

坊間常有人將成龍與李連杰相比,看誰的電影好看、誰更「好打」等。但依筆者看,兩人的電影是風馬牛不相及,無從比擬的。在電影中,李連杰是不折不扣的英雄人物 (《Lethal Weapon 4》裡的黑社會頭子不算…),展現的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德︰忠、勇、剛、毅、仁,屬百姓的楷模。那邊廂,在成龍的電影裡 (尤其是未到好來塢前),他經常帶出一個「好人唔易做」的信息,典型例子乃《重案組》、《紅番區》與《一個好人》。在片中,一些見義勇為、講良心的好人經常會遭壞人留難。

另外,成龍曾驕傲的表示他的電影是「世界獨有的風格」。部份看官可能會嗤之以鼻,但我要說,這句話在很大程度上是對的。至少,是成龍開創了這類電影的先河。

在成龍之前的武術電影熱潮,99.99%來自李小龍。李小龍的功夫是硬繃繃的,他不苟言笑,打鬥時經常脫去上衣,展出橫練鋼條的身形,動作變化不大,主要是一般的技擊。稍稍學過武的人,都一定能夠講得出︰「哦,呢下係XXX嘛。」之類的說話。相反,成龍的電影充滿著喜劇成份,娛樂性豐富︰例如他在工廠被人圍毆,他會把一個打入雪櫃、另一個則被停在轉輪上,須如倉鼠般不停的跑才可以不被成龍打到、另一個會被成龍的「準備攻擊」嚇得墮海等等…這些「表演武術」屬中國武術與傳統京劇表演的現代化揉合,令成龍的動作電影鶴立雞群。據說,外國投資者亦是看中成龍電影的這個特色,故後來大力支持他拍電影。

愛新棄舊,是人的本性,觀眾亦是人。因此,在九十年代的顛峰過後,那些《警察故事三之超級警察》、《重案組》、《醉拳2》、《紅番區》、《霹靂火》等等,被批評像倒模印出來的商業動作電影,且部部劇情都虎頭蛇尾。其後我看成龍有作反覆的嘗試,直至《玻璃樽》的出現。

《玻璃樽》本是愛情片,但加插了兩大場的打戲,當中不見突兀,屬成功之作。同時,這部電影開始了成龍第一次比較像樣的專業搏擊試演,兩幕打戲都拍得真實緊湊,充滿了現代感,食正了當時剛剛興起的“taebo” 熱潮 (即那類唔湯唔水,以技擊動作當舞蹈的運動)。畫龍點睛的是,成龍大膽起用一副新面孔 – Allan Brad,更以「成龍首席外國徒弟」作招徠。的確,這個Allan雖比郭富城更矮,但他的節奏感極強,動作打得流暢自然,招式亦耍得滿有自信,應在練武時下了不少苦功。在《玻璃樽》中,他搶了成龍與舒淇的鏡,亦成就了他與成龍之間的化學作用,帶來了不俗的票房。

總而言之,我認為成龍的電影初期的確有點胡來之餘又要說教 (如《簡單任務》中的環保與反戰信息),但整體來說是突出和獨有的,他的成就相信亦很難後有來者。正因如此,房祖名曾經表示,母親林鳳嬌對他說︰「仔呀,你的成就點樣都無可能追得上你爸爸,你還是在電影及武術外另找一技之長吧!」房祖名已二十多歲,成龍今年成踏入五十二歲,比李連杰足足年長十年!沒可能再像以往在戲中由頭打到尾了。儘管拭目以待,瞧瞧有沒有像樣的接班人。


後記︰成龍八十年代的電影中,經常有「外國勢力」的出現,他們都是一些曉打的外國演員。當年,普遍觀眾教育水平不高,電影上畫時,電影公司都順理成章為這班演員配上廣東話對白,好等觀眾不用苦苦追看字幕。這個局面,直至《紅番區》才出現突破。

不過,到了《一個好人》時,竟走了回頭路!!那些反派都歷史重演地操流利本地話,不知是否那時已看慣外籍反派講母語的關係,硬是覺得格格不入,覺得他們的對白是「硬生生啪落去的」(6:4言)。據稱就此事,成龍與此片的導演洪金寶大吵了一場,亦成了當時牛頭角順嫂茶餘飯後的話題之一。


盧惠光
有成龍,點可以無光仔。

盧惠光常道成龍是他的大恩公,對他有知遇之恩,沒有成龍便沒有光仔云云。咁誇?先讓我們看看盧的前半生…

盧惠光是泰國華僑,約二十六七歲左右到香港定居。由於學歷不高又沒有什麼專業技能,故此什麼工作也做過。據悉,當中包括地盤散工、快餐店、甚至賣襪的無牌小販,可說是見盡人情冷暖世態炎涼。後來,因為他會打泰拳,被安排到當時極有名的夜場「荷東」當保安人員。(說穿了,即係「睇場」) 就在那裡,他遇上了改變他一生的人 – 成龍。

成龍賞識盧惠光的身手,加上拍動作電影要人,故此盧惠光成了成家班的一份子。除了成龍的電影,盧惠光還偶爾會粉墨登場,在其他公司的電影中飾演會打的反派。(但這些片太太太爛了,筆者「有幸」看過一兩部,但記憶力好如我都不記得名字,但猶有印象,那些片連《一蚊雞保鑣》都不如…)。真真正正擔正的,是《醉拳二》。

《醉》片中,最教人難忘的,當然就是盧的看家本領 – 朝天腿。當時有外國導演一看,就說他的朝天腿「猶勝尚格雲頓」(Jean-Claude Van Damme)。這個當然!那個呀呀咋咋的比利時人,除了每次在電影中都堅持至少要表演三次一字馬外,還會什麼?《醉》片中,盧惠光的腳如手般靈活,踢出極其多的高難度腿法,柔軟度、耐力與勁力缺一不可。可惜的是,《醉》片後,再沒有電影可以讓盧再顯其如有神助的腿法。到了近年,盧更常在成龍的電影中飾演嘍囉的角色。Oh!無怪乎這些年來教明星打拳與幕後安排拳賽,反成了盧的副業!

2 Comments:

At 12:18 PM, Anonymous Anonymous said...

因盧惠光被炒而 search 到你的post

寫得有見地,成龍的戲的而且確有他獨特的風格

不過他對盧惠光似乎有點太薄情

 
At 6:44 AM, Blogger lonlyornot said...

重案組都算不錯的電影,因為比警察故事更為寫實,當然因為此片是抄某一新聞,但另一方面,片中的成龍尤頭到尾都是追查一單案件,沒有警察故事內的愛情或個人恩怨情仇什至笑話,所以真實得多,可觀性都比其他成龍的警匪片為高

 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